周围只剩下风从耳边拂过的声音与自己的脚步声。

    “……有点寂寞啊。”

    绪方用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音量,这般嘟囔着。

    还没与仓永他们分别时,绪方还不觉寂寞。

    在离开仓永他们之后,股股寂寞之情便不自觉地从绪方的心底浮现。

    师傅、师兄弟们、仓永、飞猿、一郎他们……绪方熟悉的人已全不在世了。

    这个世上,绪方的友人仅剩下阿咲、阿福、以及……他腰间的刀。

    阿咲与阿福,在可以料见的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绪方都不会再有机会回来广濑藩,回来与阿咲、阿福二人相见了。

    也就是说……目前这个世上仅剩下腰间的剑陪着他。

    绪方不由得抬起左手,按住左腰间的打刀刀镡。

    “也不知道前路有些什么呢……”

    绪方再一次地发出一声嘟囔。

    这一次,他的语气中不再带着伤感之色,而是带着几分兴奋与期待之色。

    前方地平线的尽头有着什么——绪方不清楚。

    他连他现在是在朝东走还是在朝西走都不知道。

    不过绪方对此也并不在意。

    毕竟——不管往哪个方向走,都是在向前走。只要不断向前走就可以了。

    双脚充满活力,眼中闪耀着年轻人独有的冲劲。

    绪方微微推高头顶斗笠的边缘,遥望着遥不可及且完全陌生的前路。

    将左手无聊地搭在腰间的刀上,沐浴着道道从天空倾注而下的阳光,绪方沿着蜿蜒的乡间小道向前走着。

    风和日丽,万里无云。

    ……

    ……

    与此同时——

    江户——

    在江户某地,坐落着一间气派的府邸。

    这间府邸不是什么达官贵人的家,而是江户……不,是整个日本人尽皆知的某个著名衙门的驻地。

    在这气派衙门的大门外,立着2座春日灯笼。

    灯笼上绘制着统治整个日本的家族——德川家族的家纹:三叶葵纹。

    足以容纳8人并肩进入的气阔大门旁,挂着一个木牌。

    这个木牌的上面,写着苍劲有力的5个汉字。

    这5个汉字便是这个天下人皆知的衙门的名字。

    同时也是让天下无数贼人都闻风丧胆的名字——火付盗贼改。

    现在刚过中午,整个江户城都沉入了一种懒洋洋的氛围之中。

    不过火付盗贼改衙门这边却相当热闹。

    一名穿着火付盗贼改的制服的官差,一边扶着腰间的刀,一边快步走向火付盗贼改的衙门。

    也正是因为这名官差的突然到来,令原本也同样沉浸在懒洋洋氛围中的火付盗贼改衙门的气氛瞬间一变。

    站在衙门的大门之外守门的两名官差,都认得这名行色匆匆朝他们这里冲来的人是谁。

    这人是他们火付盗贼改的长官——长谷川平藏的左右手:今井丞。

    在快步冲入火付盗贼改的衙门后,今井不带任何犹豫、驾轻就熟地朝着衙门内的某处笔直前进。

    就在这时,他的身侧突然传来了一道年轻的男性大喝声:

    “今井大人!”

    今井循声望去。

    “是橘君啊。”

    橘平太郎——这名叫住今井的年轻人的名字。

    是今年刚加入他们火付盗贼改的新人。

    虽然年轻,但剑术高强,处理各种案件的能力也很强,所以很受今井的器重。

    橘快步走到了今井的身旁,保持着与今井一样的行进速度,与今井并肩而行。

    “今井大人!为何这般火急火燎的?难道又出现了什么麻烦的贼寇了吗?”

    “算是吧。”今井沉声道,“橘君,你来得正好,我问你——长谷川大人现在在不在衙门里?”

    “在!”橘不假思索地说道? “不过长谷川大人现在正在午睡!”

    “他在就好。橘君? 你听着。你现在马上去着手进行远行的准备。”

    “我们马上就要动身去一趟关西了。”

    “关西?”橘发出一声惊呼,“要去这么远的地方吗?”

    “没错。我们要去追击一个……让我们火付盗贼改头疼了多年的贼人? 我刚才已经收到了最新的情报——那个贼人最近有在关西出没。”

    “好不容易追踪到了这个贼人的踪迹? 我们不论如何都不可以放过。”

    “贼人……”橘的迷惑更多了。

    他思考了半晌,也没有想出今井所说的这个贼人是谁。

    毕竟——潜逃在外、他们火付盗贼改的官差们满天下追踪的贼人实在是太多了。

    “今井大人!”橘追问道? “我们要去追击的贼人到底是谁?”

    “你先去做远行准备!”今井用有些不耐的语气说道,“我待会就告诉你我们要去追击的人是谁!”

    “是、是!”

    见今井不愿多说? 橘也不敢再多问。

    赶忙解除了与今井并肩而行的状态? 准备遵照今井的吩咐,去做远行的准备了。

    今井以不亚于奔跑的速度,快步地在他们火付盗贼改的各条走廊里穿梭。

    最终——他停在了一扇正对着一个小庭院的纸拉门前。

    正对着这扇纸拉门,今井单膝跪地。

    然后——

    “长谷川大人!”

    用不算多么高亢? 也不算多么低沉的嗓音对着面前的这扇纸拉门喊道。

    在今井的话音落下后? 纸拉门内便响起了一道人类在刚睡醒时独有的慵懒声线:

    “是今井啊……”

    “突然找我,有什么事吗?”

    “长谷川大人。”今井沉声道,“追踪到……‘佛敌’的踪迹了!”

    今井的话音刚落,纸拉门后就响起了被子被掀开的声音。

    以及……急匆匆的脚步声。

    呼!

    今井身前的纸拉门被猛地拉开。

    一名穿着普通棕色和服的中年男子维持着拉开纸拉门的姿势,沉着脸? 说道:

    “……今井,把目前已知的所有情报汇报给我。”

    “是!”

    ……

    ……

    近江地区? 某座大山内——

    大山是与人类相距最遥远的地方。

    然而在近江地区的某座大山内,却突兀地建着一座村子。

    不过要把这一片片建筑物称为村子那倒有些勉强了。

    因为这座“村子”中没有人类聚居地该有的活力、人气。

    就像一颗冰块一样? 散发着冷冰冰的气息。

    偶有几人在这座“村子”内穿梭,但他们一个个都面无表情、行色匆匆? 不论是身上的打扮? 还是神色、动作? 都与山民的形象相距甚远。

    在这座“村子”内的某座普通木屋中,一名脑袋上的头发已全部花白的老人家,正捧着份卷轴在那津津有味地读着。

    “……看来……”这名老人家突然用自言自语的语气说道,“幕府将全国所有重刑犯集中在纪伊的目的……比我想象中的要有趣许多啊。”

    “好久没有碰到这么有趣的事情了,真是令人心痒难耐啊……”

    发出了几道古怪的笑声,这名老人家随手将手中的卷轴扔到了一边。

    “来人啊。”老人家用随意的语调喊道。

    他的话音刚落,一名穿着黑衣黑裤的年轻男子便从老人家头顶的天花板上跳下。

    “去帮我把阿町叫来。”

    这名老人家一边伸出右手尾指挖着耳屎,一边说道。

    “我有……很有趣的任务要交给她。”

    说罢,这名老人家的独眼便闪耀出意味深长的光芒。

    这名老人家只有右眼这一只眼睛。

    一道巨大的刀疤从他的左额处竖直划下,划过他得左眼,然后在左颊处停下。

    *******

    第2卷《刽子手》——终!

    *******

    第3卷《佛敌》预告:

    ……

    “我们不是来追击‘一刀斋’的。”长谷川沉声道,“我们此次前来贵藩,是来追击‘佛敌’的!”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